变革与造富,中国未来十2016年资产置入 股票年的展望

含玉 含玉 10月15日
变革与造富,中国未来十年的展望

2000~2009

2000年1月日,中国正式加入WTO,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兜里的外汇储备美元多了。在我们闷头使劲赚钱的时候,还是得往外看看我们的美国同学正在干嘛。

为什么总要往外看?因为在一个发展成长的国家也好,企业也好,人也好;有人折腾你、琢磨你、在后面使坏下脚拌,和没有人打压,结果是可能都是相当大的不同。

911事件后,美国的内外政策出现重大调整,反恐成为“主旋律”,国际秩序也因此改变。

此后进行的两场战争“阿富汗战争”与“伊拉克战争”,都与911事件有直接关系。

“反恐”不仅重塑美国与盟国的关系,也直接影响到人们自由贸易港相关股票的日常生活。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坐飞机旅行越来越不方便,安全检查搞到乘客不胜其烦。过去白宫以及五角大楼是可以随便参观的,现在却盘查严密,令人望而却步。

许多美国人说,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十年是美国“失落的十年”。

的确,这十年美国经历了911事件、两场战争、网络泡沫、房市崩盘、金融风暴等、政府财政赤字以及国民债务大增。

以股市为例,道琼斯工业指数十年前在一万一千点左右,十年后的今天,依然在一万一千点左右徘徊,基本上原地踏步。

如果将通货膨胀因素考虑进去的话,投资股市的人十年来不赚反亏,这在美国历史上是很少有的现象。

这十年给了中国很大的发展机会,中国加入了WTO融入世界的产业链。这十年是中国全民努力赚钱、提高自己各方面实力的十年。

千禧年出生的宝宝,现在已经20岁了;

活跃在当下台前幕后的互联网大佬们,其实也是起步于千禧年后的第一个十年。

家用电脑是二千零几年开始普及的,互联网的大佬们,被称为中国第三代的企业家,抓住的不是其他传统的商业机会,而是中国信息技术和互联网流量的机会。

随着80年代解决吃饱,90年代吃好。吃饭不是问题了。00年代,开始进入消费升级和精神需求的年代。

女人,我要买买买;

男人,我要玩玩玩。

电商和游戏,到今天依然都是大行业。

上一大段说过了分税制的问题了吧,中央作为和地方妥协的安排,改了分税比例之后,地方的土地出让金,可以绝大部分留给了地方财政。

同时中国的城市化,开始了第一个浩浩荡荡的向一线城市和中心城市的十年演进。

老家的翠花、娟子,到了一线中心城市后立马变成了Mary和Sandy。毕竟是有众多人会留下来,有了房子,才叫真正留下来。

这个时候就迎来了对于普通人的重要的资产增值发财机会。这个机会一直持续了十几年。

只不过第一个十年是全国性的,第二个十年是一线城市的。

* 划重点:第三个十年可能是省会和强二线城市的。

对于普通人来说,中国普通居民最主要的贫富差距,是土地价格差距造成的。

1000万的资产,在京沪,那就是一套城区内的三房。在3、4、5线,那可能就是一个100-200个工人的制造业工厂。

如果有时光机,让你回到2000年。给你100万,重新来过这20年。你是去照葫芦画瓢,做电商和游戏创业与阿里和腾讯竞争,还是琢磨京沪做按揭多买两套房子?

这是个很难抉择的问题。

如果让互联网大佬们在00年代出开始做传统福建的国企改革股票有哪些生意,可能也做不过90年代转制的村镇企业家。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财富机会,不是这个时代没有给你发财的机会,只是不是每个人都会抓住这个机会。

再说另一个选择的话题:

如果80年代选择国企,大概率会在90年代遇到国企下岗的危机;

00年代,那是外资在中国发展了十年,赚的钵满盆满的鼎盛时代,70末与80初的大学生,如果这个时候选择外企,而放弃了初出茅庐的BAT,大概率也会在2010~2019年代遇到外企的裁员和发展瓶颈的危机。

其实都没什么错,人性就是选择当下最优的选择;而当下最优的选择,谁又能预测到10年之后,还是依然是最优的呢?

2001 年到 2005 年,那四年是我们经济起飞的 4 年,从 2003 年开始全民开启了出口赚取外汇模式,外汇占款在 2005 年达到了历史最高的增速 58%。

朱总理在谈下 WTO 谈判后的感慨,我们到后世才能知道意义是多么的重大。

中国也就是在这个时期开动了居民财富创造的快车,当时是宏观经济的特殊的一个时期,工业化起飞阶段,也是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最高的一段岁月。

我们还能记得,在 2004 年年初,我们的固定资产增速曾经达到过 50% 以上的增速,中央政府害怕经济过热开启了严厉的紧缩,直到媒体记者给高层内参捅了一个铁本,抓人整肃,才对当时过热的经济狠狠的踩了一脚刹车。

但是那脚刹车踩得有些过猛,让钢铁行业将“产能过剩行业”的帽子顶了 14 年,从 2 亿吨的产量一路顶到了 8 亿吨产量,才是真的过剩了。

01-05在这四年,大家做实业实在是赚钱的,一年投入下得本金如果只赚一倍的收益都不好意思跟朋友说。

那个时候的边际流入资金主体就是居民蜂拥的买入基金,监管机构要求股票型基金限于不能低于 80% 的仓位限制。

这个政策本来是在是熊市时候保护市场的做法,但是在未来我们看到了这个政策如何在牛市时候推动无休止的泡沫以及在熊市时候如何成为最大的杀器 。

公募基金面对不断膨胀的资产规模,只能配置、配置、再配置,这个也是市场为什么在后面某一个阶段公募基金收益率中位数会超过大多数人收益的原因。

不断涌入的资金逼着大家一路到了2007年10月16日上证指数 6124 的巅峰,当基民认购数量达到历史的峰值时后也就完成了最后一波接盘侠的入场,居民财富的累积造就了股市的上涨,但是群体的非理性行为,也造就了大多数人会成为后知后觉的接盘侠。

这一次收割的则是绝大多数的基民和想赚快钱的散户。

股市你赚过钱吗?

* 划重点:股市交易的低成本、高流动性,以及场内零和博弈的各类牛鬼蛇神云集,这个市场退市的股票能分红注定不是普通人财产保值增值的主场。

2010~2019

历史的事情,总是不断的总重复。

2014 年年中开启的疯牛之路和 1999 年的 519 行情是那么的相似,经济不好、央行释放流动性,债务率偏高,企业不想去投资,“经济不好,大家又到村头聚众赌博”。

场内场外,杠杆全配。

话说,复盘现在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为什么涨?

以逻辑( 编故事 )为投资标准成为了市场的主流,编故事的人通过各种大逻辑套小逻辑,然后推动股价上涨来标榜自己发现价值,认为自己认知是多么深远超过其他人,因为是股价涨了;

也不知道是胡编的理由让大家资金冲昏了头,还是因为冲昏了头来胡编理由。

在2015年4月的时候,我出去买早点,拎兜子买菜大妈都讲电话:“没卖没卖,还没到5000点呢”。

监会掐断了 HOMES 端口,禁止证券公司为场外配资活动提供便利。一场跳水开始了……至今为止,还没有重新游上来。

2015年六月的股市戛然而止,然而2015到2016中国房价确实经历了最有力量的一波涨幅。

深圳领跑,一线城市近乎于翻倍。因此,炒股的钱和买房的钱,从来不是一种钱。

* 划重点:告诉你了不是一种钱,你还卖房炒股?

撸过了资产的大势,回头看看商业的机会:

2012年9月12日,苹果发布了iphone5,而2013年被称为中国4G元年。更快速的网络和智能设备,推动了一大批移动互联网公司的诞生。

2011年成立,当年的快手还在Flash中琢磨商机;

2012年,一家叫字节跳动的公司在北京注册,今天它最有名的两个产品是今日头条和抖音;

2012年的7月,程维注册了小桔科技,拿着大学生开发的App在发愁,同年秋天遇到了现任CTO张博。终于开始有人解决技术问题了。

可以参看以下2019年的独角兽名单:http://www.199it.com/archives/864570.html 到底有多少是成立于2000~2015这段时间。又有多少是移动互联网的创业项目。

很多事不是做了就能发达,而是在那个时点,你正好做了,也做对了。

我是2009年从美国回来,开始在上海生活的。经历了找工作、创业、转行、结婚、生子、买房等一系列流程。这10年的感受是清晰的,也是不可复制的。如果在这十年有真正的红利:

移动互联网:移动化的流量普及远超PC时代;

房地产:土地财政+人口线下流量的聚集效应,一线、强二线房产增值机会;

关于流量,大家有兴趣可以再看看我合伙人的这篇文章 《VC,照常升起!》

对于绝大多数没有权力和资源关系红利的普通人,跑也跑不出这两条道道。这个就是大势。

我们从未有能力创造一个大势,都是被当下的大势带着走,去创造下一个大势。

2010~2019,我们也正在经历着一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前夜。

“国产替代”、“安全可控”、和谐号升级为复兴号、“经历惊涛骇浪”、“一带一路”、“贸易战”、“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智能制造2025”......

敏感的读者一定会产生共鸣!

2020~2029

和谐号这个名字是2007年赋的,当时候“和谐号”这个名字是代表了科学发展观中“人与自然的和谐”的原则,并实现“创造和谐社会”的愿景。

10年后的2017年:将中国标准动车组命名为‘复兴号’是跟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步伐。

铁总对中央的政策一直是敏感的、跟得上时代潮流的。

和谐转向复兴,字面上的转变却让中国的整体路线逐渐发生根本不同。

2010~2019,这个外向型的路线和更强势的战略转型是明显的,在未来十年,这个政策和路线还是会被不断的强化。

40年的改革开放,让我们融入了世界经济和全球产业链。因此我们在讨论政策调整之时,就不能不去谈一下中国的国际关系。

在国际的关系上,中国和西方国家(以美国为首)存在着两种很不同的思维方式。

两者(中美)都关切世界秩序,但两者的世界秩序观很不同。

今天中美的多维度冲突,其实本质上从一开始的世界价值观就有很大的差异。当中国一直在努力维持世界秩序的时候,美国一直再叫嚷着中国在挑战世界的秩序。

以美国为核心的西方国家体系,在国际外交和贸易中,坚信的是一切都建立在硬实力之上的世界秩序。

尽管,也强调软力量或者意识形态,但这些都是以硬实力为基础的。

在硬实力之外,包裹了一层“友好”的软实力,其中包括:宗教、文化、政治制度、人权等等等。

这些软实力包裹硬实力的世界秩序价值观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价值观。川普的American First就直白的表明了美国优先的自我认知。

总结下来,硬的很硬,软的很软。

纵观美国对中东国家,不服的伊拉克萨达姆政府早就被炸的灰飞烟灭;面对铁杆小弟沙特,我带你继续赚钱,带你飞。从来不说你的封建制度民不民主。

而中国的国际价值观和国际能力相对更加中庸一些,硬的,不会太硬;软的,也不会太软。

纵观中国的国际事务,当代以来,很难找到中国军事进入另外一国的领土进行军事行动。

在软的领域,对更小、弱的国家、也都是贸易、投资先行,但文化和意识形态的侵入以及内政的干涉却很少。

举一个例子,当代世界体系中最重要的体系就是联合国体系,然而在联合国体系不能为美国所用的时候就会建立各种各样的其他联盟来强化这种体系。

而中国更加认同的世界的秩序是建立在联合国上,各国应该有更平衡的权利。

这样的不同价值观,其实就导致在联合国内部很多问题上,中国少有和美国合作。

另外一个导致变化的原因是中国国力的崛起,其对亚洲、非洲的影响力导致美国的恐惧和不安。

古希腊史学家修昔底德(Thucydides)提出了“修昔底德陷阱”。

解释过来就是: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来回应这种威胁,这样的“战争”不可避免。这也几乎成为了国际关系的“铁律”。

自1500年以来,一个新崛起的大国挑战现有大国的案例有15起。最显著的就是德国统一后取代了英国导致了两起世界大战。

亚洲也有相似的经历,日本崛起后挑战西方殖民者在亚洲建立起来的秩序,提出了以日本为核心的“大东亚共荣圈”。最终爆发了日本和西方国家的战争。

而现代武器科技发展到今天,面对两个都是核大国。

参与全面热战的概率不太可能。但是多维度的“冲突”会从各个维度展现:贸易战、网络战、金融战、技术冷战.......

表面的贸易战可能会因为短期的妥协和利益终结,但是长期的实力竞争、科技冷战看起来似乎趋势并不可逆。

因此,美国既不愿看到中国的崛起,也不可能因为打压一个国家开启热战而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因此路径就非常明显:

* 划重点:

  1. 技术打压:国家的硬实力来源于军事,军事的基础是科技,开启科技冷战,拖慢中国进一步升级的速度、卡住核心软硬件的脖子。
  2. 产业遏制:高举301报告和贸易战的大旗,打击中概股和中国的外向型出口制造业。
  3. 外交围堵:美国的“重返亚洲”计划,抑制中国在东南亚的扩张,防止中国破坏了原有的美国在亚洲的利益体系和架构。

在近些年来,似乎中国的地缘政治明确的从陆地走线过了海洋。

比如南中国海的主权宣布、岛屿建设,以及海军下饺子一样的建造进度。

这些都其实在彰显中国要走出去的决心。


变革与造富,中国未来十年的展望


拉出一带一路的国家,仔细的瞄一瞄就知道,其实主力还是在亚非两地。

虽然最终目标是亚非,但途径国家也要关照着,要不总会给人感觉到:跳过我敬酒,你是什么意思?还要不要铺石油管道和铁路了。

东南亚,是中国向海洋第一步驶出去最重要的扩张范围。

1、地缘离着近;

2、国家不至于那么落后。

相信承载未来经济发展重点的粤港澳大湾区,也是意在如此吧。

尾声

中国的独特的政治经体制注定了:每个人和国家政治政策是强捆绑着的。

温故真的可以知新吗?

大幕在徐徐拉开,我们都是这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亲身经历者。

(如果您觉得文章对您有帮助,欢迎关注作者的微信ID:fcscfixedincome,订阅更多优质原创内容!)

变革与造富,中国未来十年的展望

相关阅读